玉锵

鬼赞赞!!麻麻爱你!!!

【润玉×卿尘】母神,爱我可好

九.天容,地现


“润玉他打开了封印?”

“少主他不愧是主人的儿子,两天就能看出阵眼,一举破之。”

“所以!你就放任他找到了那本《无上录》”

琰的声音淡淡的如一缕细烟飘向面具人,空旷的大殿上静的可怕,那面具人趴在地上全身都在颤抖,他很冷,他身上悬着一座雪山,他不想呼吸,因为呼吸会有声音 ,而声音可能让雪山瞬间落下,将他压的形神俱灭。

“他是如何找到的?”

“少主他,他一转头就找到了暗格!那本书,那本书直接飘进了少主手里!”

琰心中疑惑不解,这本书原是上清天圣物,由卿尘保管,后来,曲湘为了救他将书偷出,有上清天秘法才能打开此书,。

难道,卿尘将秘法传给了润玉!琰转过身来,黝黑的瞳望向远处,望向天界的银河,投胎的鬼魂,抽魂的润玉。。

琰笑了起来,越笑越大声,整个宫殿里都回荡着,面具人已经疼得满地打滚,他的身体就像顽童在一片安静水塘投了几粒石子,鱼群慌乱游走,水面泛起涟漪,然后,慢慢地消亡。

“噗”琰突然捂着胸口,身体竟一闪一闪地透明起来,来不及擦掉嘴角的血迹,琰立马盘坐在地,将混乱游走的神力慢慢梳理

“老头子!别躲了!几万年不见,功力竟一点长进都没有。”琰笑着,胸口因为笑声闷闷作痛。

“哈哈哈哈,你这小龙,只有魂了,还这么嚣张!老头子可没有你这么武痴,不用多,打的过你就行。”一个佝偻的身影慢慢从殿前走来,他很老,走的很慢,不禁让人觉得只要他摔上轻轻的一下,就在也醒不过了。但是,他很慢,但是很稳,就像鱼在海里,鹰在天上。

“你忘了,你为什么会是这副样子了,看看你现在,身如枯槁,形如陀梭。”

“那又如何?”老人停住步伐,眼角的皱纹似利箭般对准那抹淡紫色的神魂。“现如今,你孤家寡人,连身体都没了,还能撑到几何?”

“我还有儿子”

“若他知晓真相,恐怕他第一个想杀你了。”话落,大殿之上浓雾突如其来,轰隆轰隆无数雷声响起,老人却毫无慌张,就像迎接靡靡细雨一样,挺直了背脊,就像昆仑山上最高的那棵大树。

润玉看着这幅画,沉默了很长时间,直到有水珠滴到画上,滴在了夜华如刀锋的墨迹上,他皱着眉头端详着那张陌生女人的脸

“我想了很久,可我的脑子里没有你的音容笑貌。”他苦笑着,手指轻轻触摸着画中人,一画一撇,一丝一毫,“对不起,对不起”现在的润玉哭的好似一个孩子忘记了回家的路一样,恐慌不安。若母亲与卿尘交好,卿尘怎会在这四万年间不曾在他面前提起分毫。

“娘亲。。”四周毫无声音回答,他却感受到微微一丝凉意“什么人!”

润玉发现他的身体旁边出现了一道陌生的气息,散发着大地,雨水,万花千叶,这是他从未见过的,天地间的万物生灵。

虽然没有恶意,但还是让润玉浑身不自在,那道气息好像对他十分好奇,他的身体好像被它摸了个边。就像一个猥琐老头在猥亵一位黄花闺女,还在说“叫啊,你叫啊。”

润玉皱着眉头,手作拳,脑上青筋暴起,他虽没有卿尘所说的洁癖,也是很爱干净的。竟被人如此非礼。。只有餍兽知道上次主人发脾气的时候,北荒千里,长股之国半数竟毁。

擦掉脸上的泪水,不论来这是何方神圣,他都要快些动作,他将画轻柔得放入前襟中,贴着心脏。

润玉的搜索行动又开始了,他本想用他刚在清心阁的顶层中找到的秘法,唤醒巨剑,好有和夜华谈判的筹码,看来,天地还是站在他这边的。

卿尘,我们马上就能见面了。


【润玉×卿尘】母神,爱我可好

八。

巨剑通体黝黑,在燃燃烈火中,诡异难测,润玉的神魂尚未稳定,只感到一阵眩晕,天旋地转,不分白黑。醒来之时,已在这个洞中,催发神力视物,却看不到一丝一毫,润玉发现他此刻的魂体竟没有受损,反而更加强大,抬手一捏,一簇火光窜起,黝黑的“洞穴”现出了真身,紫檀金足桌椅,擎苍碧玉雕梁柱,房间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,花萼洁白,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,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,这竟是一间比凌华阁更加华丽的屋子,但搭配十分有序,丝毫不见糟乱。

格格不入的是屋中间摆了一件黑黝黝的鼎。“神农鼎!!”润玉上前查看,只看大鼎周围最上一圈刻着一老翁正在尝试草药。中间一段是古怪的花纹,但可以分出是五组不同的花纹。最后一排则是润玉熟悉的上古文字,虽是上古古文,但在年少时,来自上清天的卿尘觉得上古传承比帝王书,御龙术更加有用,教了了他许多

“吾。。生。。。。草,青鸾泪,赤凤血。。。。眼。。。珠,女,娲。火。。。魂,铸,身,造!魂铸身造!”

润玉大惊,神农乃人身神魂,尝百草中毒而亡,又因当年补天收复堕神而魂散,虽有传闻说天地不忍神农陨落,传他秘法和药鼎,重回世间。看来,这不是传说。。。润玉想此,如墨痕般的眉紧促,神农鼎怎会在魔族之中,还在这大剑之中

,这时,他又想起了那个神秘的父亲,他虽神魂强大,若是没有能承受魂魄的身体也会在天地间消亡。。。他应该也知晓此事,却没丝毫动作,连他也没透露分毫,更没见他去寻什么。。。

正想着,那一抹召唤又出现了,温柔非常,像春日的细雨悠悠洒洒,让人身心清爽,润玉十分舒适,就像回到小时候在小火炉边上,卿尘抱着他,说着他没听过的故事,慢悠悠地,全身暖洋洋的,只想呆在此刻舒适的,没有痛苦的。洞里,润玉打的火苗越来越弱,可他自己脸上却挂着满足的笑容,渐渐的,被黑暗吞没。。

突然润玉口吐一口鲜血,火苗再次强烈“这幻术好生厉害!”润玉眼中带霜,头上的青筋彰显着刚刚的伤痛,他一动不动站了半个时辰,,确认那末意识已经消失不见,才打起十二分精神,查看各处。洞里的床和衣箱都昭示着在这里生活过一个女子,一个神。其实这张床润玉十分熟悉,这是他的床榻,在魔界的床榻。他谨慎地上前两步,仔细端详,做工,材质,纹样,毫无不同。那。。。他上前从床榻的左手边,脸朝里的地方找了一处暗格。果然。。。连暗格的位置都一模一样。

暗格中只有一幅画,里面有三个人,一男一女一个孩子。下面有一句话:小琰儿出生,吾乘是欢喜,送礼不由得落了俗套,唯作画一幅,聊表心意。落款:天圣三万八千一十三年。凤卿尘,夜华。

天圣,前天帝年号,若没记错四万年,夜华册封




对不住小可爱们啊,最近看将夜看的很入迷,以后会抓紧更新的。有什么建议就评论我哦,我需要你们的鞭挞,嘿嘿


【傅红雪×嘉怡】归途2 带一点后妈组

自当那夜回来之后,我和傅红雪很是变扭,他看我的眼神变了,我不懂,也不想开口问,可父皇命傅红雪将我看得紧紧的,可能是怕我一剑斩杀了林将军。我很想跟他说,父皇,不会的,傅红雪说了他会陪我去看大漠,我很欢喜,我不生气了。

因为林将军拒婚,我的名声有损,我的婚事被放在了一旁。我每天和丫鬟们听听戏,说说话,看着傅红雪练剑,那一段时光,可能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。傅红雪武功真的很好,比我的好很多,我最喜欢看他舞剑因为我可以给他伴奏,我只会奏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想来他不介意,所以每次都愿意舞,那个场景真的像千年的大树开出来花一样活泼灵动,我想那时我就已经爱上他了,一点一点的。他不喜欢吃肉也不喜辣,我不知道,我做了一碗我最爱吃的胡辣汤,民间是没有的。他尝了以后一言不发,脸色涨红,我以为他得了什么病

“傅红雪,你怎么了,你脸怎么这么红,你别吓我啊!”我很焦急,心跳的很快,我大喊着让侍女去找御医,他一把握住我的手,摇了摇头“傅红雪,红雪?”

“。。。水。。水”我赶紧把水壶给他,他一把夺去,竟全部喝下,我摸了摸他的脸,脸上的温度慢慢褪去,他看上去十分窘迫,我想到了什么“傅红雪,你,你不会,不能吃辣吧”

他背过了身去,不回答,我噗嗤地笑了,我慢悠悠地逗着他“瞧瞧,我们的大内第一侍卫,武功高强,竟怕这小小的辣椒。”他抬起头看我,像西域进贡的狮子狗,我蹲在他面前,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他,他的脸又红了,不知为何我想起了那句诗  :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
“啧啧啧,还害羞了,这胡辣汤我瞧着不辣啊,没想到你是一点都不能沾,算了,我再给你做一碗。”我拍拍手,想站起来去拿碗。可一瞬间天旋地转,我已经坐在傅红雪的大腿上被他圈在怀里。我想呵斥他,可嘴巴被他的嘴巴堵住了,那是我们第一个吻也是最后一个,现在想想,我多想定格在那时候,那样缠绵,我们们脸贴着脸,我好像着火了一般,如果他不停下来,我想我是愿意做他的女人的。他停了,我睁开眼,那是我见过最温柔的眼睛让我甘愿沉溺。他跟我说,他要娶我,他要我光明正大地做他妻子,我很欢喜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话。

“那后来呢?你们成亲了吗?”女人问我,我苦笑了一声,握紧了颈上的狼牙。

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啊,淳祐一年,边疆叛乱,林将军任大将军平定叛乱,他向父皇举荐了傅红雪任左将军随他出征,傅红雪接下了圣旨,我的心里是怪他的,为什么,为什么要留我一人。我跟他大吵了一架,闭门不见他,这一闭,就到了出征之日,我随着父皇站在高台上,一眼就看见他,他穿着红色的铠甲,英姿勃发,我感觉我快要哭了,我带了他托侍女交给我的狼牙,不知道他看不看的见。战鼓响起,三军开拔,他转头的那一刻我想大喊他的名字。

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。

战胜之日他没跟大军回来,父皇封了他大将军衔,可他再也不能来娶我了。据战报说,他打探到了叛军与蒙古人有来往,率一支小队突袭大本营,拿到了证据,却被蒙古人发现,在峡谷深处突袭,那只队伍全军覆没。

我想我的的眼泪以后是流不出来了,没有了心哪来的泪啊

“那你就没去找他吗?尸首都没有。”

怎么没找啊,战报来的第二天,我就偷偷出宫,找啊找,找啊找,哪里都是人山人海,但哪里都没有他。我去了那个峡谷,地上全是死人,我一个个扒开,一个个的看,哪怕看一次吐一次,哪怕是十指鲜血直流。我没找到他的尸体,我坚信他还活着。

我在集市上吃着早餐,有士兵在贴告示,是我的画像,原来蒙古国来求亲,对象是我。我知道,大宋兵弱,就算是林将军也抵挡不住铁蹄。我愿意去,这些天,百姓流离失所,血流成河。我的子民们应当安康幸福,可我可我想他,很想很想。我启程去蒙古,一路上都在找他,我对我自己说要是找到他,我就不去和亲,我们去大漠,隐姓埋名。到了蒙古国的宫殿里我还是这样想的。

与我和亲的是大皇子,他很聪明,他长的很壮但他对我很温柔,可我在大婚时杀了他,因为他杀了傅红雪,跟叛军接触的,也是他。

我是被折磨致死的,身体没一处好肤全身赤裸被曝尸三天,那又怎么样呢,我报仇了,蒙古国元气大伤,大宋暂时安全了,然后我就在这了。

“你已经在这十年了吧,我看你魂魄快散了”女人说着,拿出一颗药丸让我服下

“魂魄散了,你就没有来生,再也见不到他了!这是从太上老君那拿来的,不会害你的”我吃了,反正都已死,还怕什么“十年了吗?还真没什么感觉”“这里是忘川河,看见没,那是孟婆,冥界自然感应不到时间。可你还要等多久?”

当然是等他八抬大轿来娶我,我笑着,狼牙还在。“那你呢?”“我?我来。。。寻回我自己”女人笑着,她很好看,比我见到的美人加在一起都好看。“嘉怡”我恍惚地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“嘉怡!”声音渐响,是他的声音。。。

我猛地转头,我想说话可我说不出来,我又流泪了,眼前模糊,我赶紧擦掉,我怕一瞬间他就不见了,有一个人抱住了我,在我耳边说了一句

“嘉怡,我来娶你了!”

“好!”

我和他一起过的奈何桥,一点都不可怕,我知道他在。那个女人好像找到了一些,那个白衣男子认识她,原来她叫卿尘,我知道,他们俩之间肯定有故事,卿尘自己都不知道。。

“傅红雪!下辈子,下辈子不许离开我一步”

“好!”


【嘉怡×傅红雪】归途 嘉怡向

嘉熙三年,皇帝最宠爱的嘉怡帝姬年满15,做及笄之礼,举国同乐。

我是嘉怡,是父皇最宠爱的公主。我的子民安康两善,天下安定,我很快乐,无忧无虑。我想我是幸福的,虽没有见过娘亲,但是姨娘待我极好,这也是我经常埋怨父皇的原因,他常常冷落姨娘,去找别宫的妃子。

我时常在想,我绝不会寻一个这样的夫君,像姨娘一样,改变自己,去讨父皇的开心。我喜欢姨娘舞剑,她本就是将门之女,英姿飒爽勇敢无畏,但她现在就只能绣花抚琴,她是不快乐的。我的夫君定是眼里心里只我一人,我们一世一双人,就这样快乐的生活在一起。他也一定是个俊俏的男子,有勇有谋是个英雄,这样才能配得上我。

我原以为林将军是我的良人,他英勇,他孝顺,他不惜性命来救我。可我好像错了,我的记忆里有双眼睛,是那么清澈,坚定就像被大漠的风沙洗礼了几千遍,几万遍。好看的让我忽视他。我已经忘记第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了,是庆功酒时不经意的一瞥,还是摘花的时候他漫不经心地说“万物皆有灵,花只有长在根上才是最美的。”,他永远是这么挺拔像是大树一样。

我问他“你为什么老是这么绷着呢,大内高手众多,不会有什么危险的。”

他说“在大漠待惯了,只是习惯”

我没见过大漠,我从小就在大内在皇宫,就是京城,我也没去过几回。我很向往“你能带我去吗?大漠,那是个什么地方,是比皇宫还要好的地方吗?”他看我的眼神,让我十分不舒服,那是一种我不懂的情感,我后来才知道那是怜惜,是可怜。

“殿下是不想去的,那里有狼,有很多亡命的恶人,有沙尘暴,有很多危险,您金枝玉叶受不住。”我十分懊恼,他在嘲讽我。我一声令下,赏了他十个板子。他挨打的时候好不出声,可我心里不好受,不知道为什么。

后来我命人给他送了最好的金疮药,他给退了回来,我生气,我从来没有被这么拒绝过,就算是木头一样的林将军,也不会如此,果然蛮夷就是蛮夷。

虽说我十分不待见他,他也十分不待见我,但也各管各的,姨娘说我及笄之后父皇就会为我择选驸马,我得开始绣制自己的红头巾,而喜服则有宫里最好好的绣娘负责。我十分欢喜,我想嫁给林将军,他很好。可是那一天,他当面拒绝了父皇,下着大雨,我听到这个消息,立马跑了出去,甩开侍从,见到了他,他正跟我的婢女在一起,很开心,我从没见过的笑容。

我懂了,他是我的良人,我却不是的。我笑着,任凭雨打着,这件衣服本是我为了父皇下诏特意让绣舫赶制出来的,就想着让自己漂漂亮亮的在他面前说“林将军,以后你的腰带都给我秀,好不好?”

我不想让人找到我,我躲在一个地方,安静的,嘉怡帝姬从来是高傲的,她从不会哭。

“你哭的时候不好看,不要哭。”这是他找到我的第一句话。我抬头,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影子,我低头快速的把脸上的睡擦干净“你来干什么!我只是来散散心。”

“你连哭都要躲起来哭,这就是帝姬吗?”他坐了下来,我觉得刺耳非常,我的胸腔有股火在燃烧。我一把抽出来他的剑,剑指胸膛“傅红雪,别以为父皇肯定你,你就能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,你算个什么东西!你信不信,就算我在这里杀了你,也不会有人知道。”

傅红雪,那个男人的名字,我语气狠戾,那一刻我又变回了的帝姬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我自己都没发现,我在喊他的名字时,带着哭腔。

他站了起来,我的剑也随着他移动,我的手在颤抖,他忽然上前一步,剑刺破了衣服,我心一抖,我害怕了。他又上前一步,我急忙退后“要杀人,就不能心慈手软。”他眼睛定定地看向我,手握住了剑锋,“嘉怡,刺进来。”流血了。。。我怕血,从小就怕,我觉得那把剑很烫,烫的我心疼。我扔了它,蹲了下来,我不想哭的

“嬷嬷说,我不能哭,我是公主,我亲娘死了,她们都会欺负我,我只有强硬一些,才能在这里生活。”我说着,不管那人听没听见,“我想着,嫁了人,我的夫君,我的英雄,我终于可以逃脱这里,我有了自己的依靠。可是,我好像错了。。。”

“嘉怡!”我抬头看他,他站在我面前像一颗大树。。

“每个人的依靠,只能是自己!任何人。。任何人都有可能背叛你,包括爱你的人。”他捡起剑,那手还流着血,可他好像一点都感觉不到。

那晚上,他跟我讲了一个大漠的故事,那有一只孤狼,是被狼群赶出来的,它好不容易活了下来,结识了两个伙伴,生活好像变得有趣了起来,然后它遇见了一个女人,她很漂亮,很温柔。狼的心化了,收起利爪,连吃饭的尖牙都不磨了,跟女人一起学着做起人类,朋友跟它说女人不是好人,不可以相信。它没有听,它很快乐

有一天,它打猎回来,是女人最喜欢的兔子,它想送给她。可是它看到了朋友们的尸体,女人冷眼看着,旁边有个男人,他扑向那个男人,女人却挡在前面,男人笑着,有几个人冲了过来,它露出了好久没用的利爪,野性显露,活了这么多年,这些人怎会是它的对手,女人和男人怕了,女人走过来抱紧了它,说要跟它走,它停止了杀戮。然后女人刺中了它的腹部。。。女人死了,男人也死了,那匹狼被人救了,但它没了心。。。

我觉得那只狼约莫就是傅红雪,原来,他也是有心的。我们的关系好像变了。




完了,完了。我向着后妈方向一去不复返了


啊啊啊啊啊啊,今天是团宠刘可爱,好娇小的一只

【润玉×卿尘】母神,爱我可好

七.

琰离去后,润玉开始准备九幽封土之事,太多太多的秘密让他摸不着头脑,四万年前消失的琰,为何只剩下神魂,他的母亲到底是谁,卿尘与他们到底有何纠葛。
他醒来之后问过魔帝,他却模棱两可,只道,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,现在他只需要重掌九幽,振兴魔族,其他无需费心。
费心?润玉嘴角勾起,满满的嘲讽,不就是让他做好该做的事。可。。。他也不是好惹的主。
既然,我在你们眼里只是棋子,那么,你们,瞧着吧。
“主上,事已办妥,玉宵宫有异!”,清亮的声音响起,周围却只有蛙声,听此,闭目凝神的润玉睁开双眼,眼神忽明忽暗,嘴角上扬,让人噤若寒蝉。
片刻,夜里的九幽就像个在睡梦中的巨兽,只要一睁开眼就是天崩地裂。那么,要唤醒它,就要给它空间,给它温度,给它食物。
魔族,需要开疆扩土。
润玉转身,脚未做停顿向着冥炎之地走去,天界和九幽是祭过血誓,若背此誓,天地共愤,身魂俱灭,天地间永无容身之所。要想壮大魔族,妖族就是最好的那块肉。
冥炎,冥炎,最恶,最苦,,此火不为希望,而为绝望。
相传,九幽是盘古大神开天辟地时,最污秽之地,人神妖,靠近而着污者,则失去理智,杀戮成性,毫无天道。女娲大神不忍,亲拔逆鳞,粘补天时无根之水,修炼成剑,投入九幽,荒地万里燃起熊熊烈焰,此为冥炎,此地,为冥炎之地。
冥炎之地是没有守卫的,也不会有人来,润玉隔着烈焰望着在火焰里的巨剑,热浪滚滚,就算是他也感到浑身滚烫,但他自从醒来之后,来自血液的召唤,让他夜里都会来这,可这除了火,就只有。。。剑! 想到这,润玉猛地抬头,双眼盯着那把剑,神力涌起,大喝一声,竟生生的抽出一缕神魂,润玉一下跪在地上,吐了一口心头血,他重伤醒来,不能施法太多,但抽魂是唯一可以接近巨剑的方法。
“不要!不!不要!”卿尘一下坐起,脸色苍白,满头是汗,背后的衣裳都湿透了。“怎么了,我才刚走开一会儿,怎么成这样了?”夜华掀开床帘,看到卿尘浑浑噩噩急忙拥住她,拿袖子擦掉她的汗。
卿尘不语,摇摇头,只是觉得痛。。。心痛?那个人,那个人是谁?“卿尘,卿尘,说话”夜华拍了拍卿尘的脸,这几天重元丹应该已经沉入丹田,怎还会这样,难道。。。夜华脸色未动,手拍着卿尘的背脊,神力沿着心脉探到丹田,心里松了口气。
夜华转身从床头拿起一个碗道“这是我让小厨房熬的莲子羹,喝了它啊,我们去外边走走。可能是憋坏了。”,
卿尘转头看他,那个男人不是他,可她躺了四万年怎可能梦见陌生人,这三天,只有他和两个小婢女还不会说话,玉宵宫重重天兵,她从窗户出去过,异样的眼神,让她不安,这样的修养不如说是禁锢。
“夜华!你我从小一起长大,除了阿爹,就你对我最好了,你不会骗我的,对吧!”卿尘说着,眼里不晓得为什么有了水雾,夜华的脸越来越迷糊。当卿尘越来越失望的时候,一双大手擦干了眼泪,夜华的眼神还是那么温柔“当然,我骗谁都不会骗你”说着将卿尘抱紧,一下有一下的搭着背。“别怕,我在呢”
“你现在,真像我阿爹”“你说,我们几个什么时候才能再在一起喝酒谈天啊。”卿尘慢慢冷静后困意袭来,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夜华说着话“想我阿爹了”“他肯定变成。。。。”
良久,卿尘呼吸均匀,嘴角带笑,夜华眼神有喜有哀,一动没动,就这样抱着,仿佛一体。

【润玉×卿尘】母神,爱我可好

六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天,三天可以改变很多很多事情,比如万年无主的九幽,突然有了新主人,比如天侧妃荼姚从半神晋升为神,天帝昭告天下封她为新天后,再比如天帝住的玉宵宫里出现了一位与前天后一模一样的女子,名讳不详,身份不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卿尘坐在梳妆台前,正在欣赏夜华送她的镶宝金龙金簪,不知怎的一阵心悸。卿尘揉着胸口,无所言语,她醒来三天,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不一样了,刚刚还在一起谈天论地,那个风姿绰约的夜华已经变成了天帝,还娶了荼姚当天后,都已经有了三万岁的儿子,真真是让她瞠目结舌。末了,心里还有些酸涩,总是一起长大的竹马,为她洗衣,做饭,陪着她在九重天各处闯了一件件祸,擦了一次次屁股,竟对别的女人寒嘘问暖。可是,卿尘细指缓缓抚摸着簪子叹了口气,那现在她这算是人间演的金屋藏娇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好的,怎么又叹起气了?”人未到声先到,“我的天帝陛下,能不能以后不要这么突然出现。”若是荼姚在此,恐怕又要吃味了,她可从未拥有这轻松快活的语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卿尘扭头望去,刚下朝的夜华正走进内室,眼眸里倒映着她满脸含羞娇笑,嘴角一抹温暖的弧度。表面卿尘与一般无二,可内里变扭的紧,不知是他有了天后,还是那个总在脑海中出现又十分朦胧的影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呀你,又走神了!”夜华于她平坐下,拨弄着她的碎发,这是夜华自小的习惯,可能是觉得好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只是,心里空落落的,自从醒来之后,看着本来熟悉非常的地方总是变扭的紧。”卿尘拍掉那只头上作乱的手,托着下巴,不自觉拧着衣角“还有你啊,一声不吭地就娶了荼姚,她是什么身份,还不如曲湘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夜华沉了沉目光,嘴角紧抿了些,说出的话却像春风拂面“你又不肯嫁我,这九天之中是需要天后的,至于曲湘,他与琰情投意合,我怎忍心拆散他们。”说完,半搂着卿尘,手及时的制止了卿尘毁坏裙摆的行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看你睡了四万年,一时间肯定适应不过来,就不要想这么多了,恩?”说罢,将卿尘的小脑袋掰过来四目相对,卿尘乖乖的点了点头,脑中一片空白,隐约觉得这样也是不错的,只剩下他们两个。夜华看着卿尘点头心中一喜,抱得更紧。
不论是谁,卿尘,你只能是我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九幽,炎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润玉望着九幽的天空,他的寝殿很像璇玑宫。可是,他感受不到自在,现在他真的已是孑然一身,没有餍兽,也没有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白龙,这就是你以后生活的地方啦,可还满意?”卿尘问道,他那时被她带到天上,第一个地方就是璇玑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都没有回应她,瞪大着眼睛,张大着嘴巴,愣在了那里。流光溢彩却不显华丽高调,后来才知道,她为了布置这个房间,上清天四分之一的宝贝都被她讨来,弄了三天三夜,弄得修饰的小仙叫苦不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润玉!还不过来看看你的卧室”等他反应过来,她已牵起他的手,往里走去,那时候他觉得自己真是天下最幸福的人,有仙女姐姐,现在还有大屋子住。娘亲待自己很好,可是她却拔了自己的逆鳞,那时候,真的很疼,很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,真的是给我住的吗”他还是不够确定,他何德何能。。“没错,就是给小润玉准备的呀!”她笑着,笑的很好看,比他见过最好看的花还要好看,可是,他想起了自己“可,可我,是个小怪物。”说着他都要哭了出来,闭紧了眼睛,仙女姐姐肯定会嫌弃他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没有等来意料中的打骂,有一双温柔的手托起他的脸擦干了脸上的泪水“睁开眼睛!”他睁开了,她的眼神有温柔有心疼还有坚定,她摸着他的头说“你不是怪物,你是龙,你是天帝的儿子,你是天界的大殿下。你记住,你所得的,都是应得的,这么可爱的小白龙,当然值得最好的啦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?又在想你那个前天后娘娘”空中云层突然扭曲,现出了琰的魂魄,润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“魔帝,请不要妄自揣测”“叫父帝!”琰不悦道,“请给润玉多一点时间,魔帝!”,“随你便吧,天界的传闻是你散播的?”琰一脸的不耐,这小子从不听他的,跟他娘一个性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魔帝请慎言。我现在贵为魔界太子,理应维护魔界与天界的和平,魔帝此言,岂不挑拨两界关系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行行行,我说不过你,我来只是给你提个醒,你的逆鳞放在他的寝宫里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多谢魔帝”润玉朝琰作揖,抬首,人已不在。润玉望着天宫的方向微微蹙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们,到底在谋划什么?卿尘,我一定会找到你。

表白墙头句老师,话说上传不了高清是怎么回事

【润玉×卿尘】母神,爱我可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.事情的真相(二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子,吓傻了?”男子忽的飘到了润玉面前,润玉回过神来,倒是被他吓了一跳,推后了几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说你是我父亲,无凭无证,润玉怎能轻信与你。”润玉说着甩袖背过身去,看着差不多的脸,真的不好对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忽然,强大的神泽将润玉拖向空中,两只手绑在身后,无法动弹,润玉毫无防备,只得猛烈挣扎“你干什么,你快放我下来”,“我劝你一句,你一动身上的神泽就化成雷电,穿心而过,你还是安分点的好!”那男子笑着说道,转眼间脸色急转,半眯的眸子,亮暗不明,润玉看向他,真好四目相对,不知为何脑中一个激灵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谁给你的胆子在我说话的时候背着我?是夜华还是卿尘?还是你那死去的娘?”冰冷的语调,润玉瞪大了眼睛“你认识我娘亲?”“我说了,我是你父亲。”男子加大了声音,交给夜华,果然越来越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有何凭证?”润玉也加大了声音,就凭容貌?“怎么了,你对这张脸有意见吗?”男子看出润玉心里所想,气笑道“你原生一条龘霈,巧了,我也是。又是一条双头的龘霈,巧了,我也是。更巧的是这双头龘霈只有直系子嗣才会是双头,你说我是你什么人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龘霈?就是那四万年前被父帝贬出。。。”“不是贬出,是自立,自立懂吗?还有我才是你父帝。”润玉刚说一半,便被男子打断,润玉心想龘霈,又是双头,世间只有一尾,当然现在还有他,那么,眼前此人是。。润玉心里一悸,瞪大了眼睛,男子踱步到润玉面前说道“吾名琰,魔帝琰的琰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润玉屏声敛息,你不说我也知道,三界中这个名讳的就一个人。“所以说,我是。。。”“魔界太子润玉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我怎会。。”“夜华是你后爹。。。”正说着,传来天钟鸿厚的响声,一圈圈回荡在天界各处,直到最后一声,润玉才回过神来,全身疼得要命,天钟只会在天帝退位,天帝天后隐与天地,就是凡人说的,死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八十一,八十一声,天界大丧!!卿尘,肯定是卿尘。。”声声颤抖,字字含泪,润玉使劲挣脱,身上皆化为雷电“放我出去,我要见母神,母神,卿尘,卿尘”润玉大吼,头上青筋可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小子,卿尘不会有事的,夜华再怎么样,都不会伤她,你现在这样有什么用处?”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说着,琰一挥袖,神泽撤去,润玉从空中跌落了下来,倒在地上,润玉眼眶湿润,眼睛充满血丝,坐了起来,仿佛没感觉到疼痛,还是,心痛的已经盖住了别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现在是天牢死囚,出去能干什么呢?还是你觉得恢复了元神,你就可以打得过夜华那老龙?”,听此,润玉抬头,目光凌凌,直逼琰而去“你是不是什么都知晓?到底是谁要加害与她”“人家这是一箭双雕,你小子除了争辩什么都不会”琰嗤笑道“你还是跟我回魔界吧,你逆鳞还在夜华那,这里不安全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行,我得去看看卿尘,我被关在这里,都不知道她好不好,要是我走了,她就更难辞其咎了!!!”润玉强硬地说着作势要起来去寻卿尘,却两眼一黑,晕了过去,“想跟我犟,你还差的远~”琰瞥了一眼地上的润玉,五指掐决,润玉就变成了一颗龙吐珠,安静的待在琰的袖子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夜华!遵守你的承诺,我可是帮了你个大忙!”琰的声音在天牢中回响,也未见有人答应。他却点点头,消失在空气中。
      “看,禁制没了!”天将大喊,旭凤还在天钟的声音里,此刻回神身上却一身冷汗,母神。。刚回天上时已经有侍从告诉他了一切,润玉和母神虽感情极好,但凭他两的秉性,没有可能做出这有悖伦理的事来,玉虚镜乃鸟族之圣物,为表忠诚才放在天界,只有鸟族首领才会知晓玉虚镜的用法,难道。。。。“殿下,殿下!!”
“恩?”
“禁制没了!”
“奥,进去看看,我亲自去最底层。”
“是!殿下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润玉!润玉!”旭凤下到最底层焦急地喊着,这天牢向来一览无余,底层的凶兽看见人来纷纷嘶吼暴起,刚刚的那尊大神压的它们透不过气来,终于有人过来给它们出出气何乐而不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旭凤见如此多凶兽,忙拿出荼姚给的法器,让它们近不了身。旭凤找了一圈,未见着润玉,心中发慌,他和润玉神力半斤八两,润玉又没有法器,“殿下,殿下快上来!”天将大喊道,看起来十分得焦急不安。旭凤急忙飞身到天牢门口“可是找着大哥了!”天将摇摇头,“殿下,你仔细听。”旭凤见天将这么紧张,屏息凝神,是天官的声音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夜神大殿今已招供,知其罪大恶极,本帝念其为天界勤勤恳恳,幽禁璇玑宫,但此子刚烈,已自毁元神。形神俱灭,以谢其罪。”
“形神,俱灭?”

嘿嘿嘿,凤主的殒丹预备起来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