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锵

表白墙头句老师,话说上传不了高清是怎么回事

【润玉×卿尘】母神,爱我可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.事情的真相(二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子,吓傻了?”男子忽的飘到了润玉面前,润玉回过神来,倒是被他吓了一跳,推后了几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说你是我父亲,无凭无证,润玉怎能轻信与你。”润玉说着甩袖背过身去,看着差不多的脸,真的不好对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忽然,强大的神泽将润玉拖向空中,两只手绑在身后,无法动弹,润玉毫无防备,只得猛烈挣扎“你干什么,你快放我下来”,“我劝你一句,你一动身上的神泽就化成雷电,穿心而过,你还是安分点的好!”那男子笑着说道,转眼间脸色急转,半眯的眸子,亮暗不明,润玉看向他,真好四目相对,不知为何脑中一个激灵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谁给你的胆子在我说话的时候背着我?是夜华还是卿尘?还是你那死去的娘?”冰冷的语调,润玉瞪大了眼睛“你认识我娘亲?”“我说了,我是你父亲。”男子加大了声音,交给夜华,果然越来越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有何凭证?”润玉也加大了声音,就凭容貌?“怎么了,你对这张脸有意见吗?”男子看出润玉心里所想,气笑道“你原生一条龘霈,巧了,我也是。又是一条双头的龘霈,巧了,我也是。更巧的是这双头龘霈只有直系子嗣才会是双头,你说我是你什么人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龘霈?就是那四万年前被父帝贬出。。。”“不是贬出,是自立,自立懂吗?还有我才是你父帝。”润玉刚说一半,便被男子打断,润玉心想龘霈,又是双头,世间只有一尾,当然现在还有他,那么,眼前此人是。。润玉心里一悸,瞪大了眼睛,男子踱步到润玉面前说道“吾名琰,魔帝琰的琰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润玉屏声敛息,你不说我也知道,三界中这个名讳的就一个人。“所以说,我是。。。”“魔界太子润玉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我怎会。。”“夜华是你后爹。。。”正说着,传来天钟鸿厚的响声,一圈圈回荡在天界各处,直到最后一声,润玉才回过神来,全身疼得要命,天钟只会在天帝退位,天帝天后隐与天地,就是凡人说的,死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八十一,八十一声,天界大丧!!卿尘,肯定是卿尘。。”声声颤抖,字字含泪,润玉使劲挣脱,身上皆化为雷电“放我出去,我要见母神,母神,卿尘,卿尘”润玉大吼,头上青筋可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小子,卿尘不会有事的,夜华再怎么样,都不会伤她,你现在这样有什么用处?”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说着,琰一挥袖,神泽撤去,润玉从空中跌落了下来,倒在地上,润玉眼眶湿润,眼睛充满血丝,坐了起来,仿佛没感觉到疼痛,还是,心痛的已经盖住了别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现在是天牢死囚,出去能干什么呢?还是你觉得恢复了元神,你就可以打得过夜华那老龙?”,听此,润玉抬头,目光凌凌,直逼琰而去“你是不是什么都知晓?到底是谁要加害与她”“人家这是一箭双雕,你小子除了争辩什么都不会”琰嗤笑道“你还是跟我回魔界吧,你逆鳞还在夜华那,这里不安全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行,我得去看看卿尘,我被关在这里,都不知道她好不好,要是我走了,她就更难辞其咎了!!!”润玉强硬地说着作势要起来去寻卿尘,却两眼一黑,晕了过去,“想跟我犟,你还差的远~”琰瞥了一眼地上的润玉,五指掐决,润玉就变成了一颗龙吐珠,安静的待在琰的袖子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夜华!遵守你的承诺,我可是帮了你个大忙!”琰的声音在天牢中回响,也未见有人答应。他却点点头,消失在空气中。
      “看,禁制没了!”天将大喊,旭凤还在天钟的声音里,此刻回神身上却一身冷汗,母神。。刚回天上时已经有侍从告诉他了一切,润玉和母神虽感情极好,但凭他两的秉性,没有可能做出这有悖伦理的事来,玉虚镜乃鸟族之圣物,为表忠诚才放在天界,只有鸟族首领才会知晓玉虚镜的用法,难道。。。。“殿下,殿下!!”
“恩?”
“禁制没了!”
“奥,进去看看,我亲自去最底层。”
“是!殿下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润玉!润玉!”旭凤下到最底层焦急地喊着,这天牢向来一览无余,底层的凶兽看见人来纷纷嘶吼暴起,刚刚的那尊大神压的它们透不过气来,终于有人过来给它们出出气何乐而不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旭凤见如此多凶兽,忙拿出荼姚给的法器,让它们近不了身。旭凤找了一圈,未见着润玉,心中发慌,他和润玉神力半斤八两,润玉又没有法器,“殿下,殿下快上来!”天将大喊道,看起来十分得焦急不安。旭凤急忙飞身到天牢门口“可是找着大哥了!”天将摇摇头,“殿下,你仔细听。”旭凤见天将这么紧张,屏息凝神,是天官的声音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夜神大殿今已招供,知其罪大恶极,本帝念其为天界勤勤恳恳,幽禁璇玑宫,但此子刚烈,已自毁元神。形神俱灭,以谢其罪。”
“形神,俱灭?”

嘿嘿嘿,凤主的殒丹预备起来。。。

【润玉×卿尘】母神,爱我可好

五.事情的真相(1)
       天地悠悠,万物皆有灵,九重天的天帝历来是上古资历最老的金龙一族担任,他们天生神力强大,智勇双全,虽不是龙族中最出色的,但胜在城府极深,八面玲珑,外交方面处理极好,可往往会有个特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魔族,神妄自残害生灵,满足己愿者为堕神,而堕神不服天规,下九幽者为魔。而第一代魔君,是一条怨天不仁,追求无上神法的龘霈,名唤琰。龘者,群龙飞天。霈者,帝王恩泽。龘霈是龙族的最强者,而双头的龘霈是天赐的帝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现在的润玉,他的真身已然变成了双头龙,无独有偶,龙鳞的颜色也是金银两色。两颗内丹合二为一,那股不知名的力量缓缓游走,帮助着润玉将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量消化,天牢慢慢安静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时二殿下旭凤急急赶来,方才安静的九幽竟满境幻化真身,向天牢方向朝拜,鸣叫。他降世三万年,从未看见过如此。看着天牢上方的彩凤齐鸣,天兵天将都趴在地上瑟瑟发抖,身体本能地想现出真身,“怎么回事”不愧是天界战神,愣是运转全身神力控制神魂内丹,饶是如此,他也无法向前再迈一步。
       润玉要比旭凤好一点,周围神力渐渐被内丹吸收,运行四个大周天之后,润玉缓缓睁开了眼睛,起身动动身体,伤口已经全部愈合,跟重塑了身体一般。反手捏了咒,出现的冰凌和神泽比从前翻了一番。润玉无时间探究其中缘由,算着时间卿尘已回九重天,当是危机四伏,自己又被关了好几日与世隔绝 ,想此,变再也忍不住,准备破了天牢去找卿尘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子!不要妄动”一缕神泽从润玉体中飘向空中,幻化出了一个紫衣男子。“你体内的神力还没完全炼化,你现在运功,小心爆体而亡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望着和他长的七分相似的男人,润玉大惊,要是这人到处作恶,岂不是坏自己名声“你是何人?竟敢幻出本殿的样貌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子,我是你老子”那紫衣男子看着润玉十分无语,神泽只会现本相,怎可能做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润玉剑眉微蹙,对男子的言论不知如何回答,在外他是天帝夜华在年轻时犯下的风流债然后被接上天,为天帝长子。在里,父帝之前虽对他不冷不热,但也是亲自教授千术万道,他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身份,只是觉得自己不受宠而已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直到那天,他第一次下这天牢,不服父帝的判决,与父帝争辩,那荼姚乘机挑拨离间,父帝气极,拿刺龙鞭抽了他数十下。他不甘,就算满身鲜血淋漓,还是不停“父。。。父帝。。没有。。。儿。。儿臣。。没有。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等天帝停了,他还在反复,声如蚊蝇。他的被狠狠地抬了起来,他的下巴快要被天帝捏碎,夜华蹙着眉,眼如鹰击,薄唇如刀如削,说的话更是刺入心口。
“父帝?润玉我儿,你真是太过天真了,我可没你这么有野心的儿子,你只是个孽子,你害死你的的母亲,你那无用的父亲还不要你了。你说你怎可能是我夜华的儿子!”
润玉心中如冰封千里,身体如在寒潭一样冰冷,他的父帝,他心中的榜样,在他面前开嘴劣笑,眼神阴翳。
怎么,怎么会。。。

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3530814/

神仙剪辑好嘛,就不能三个人快快乐乐的在一起吗

【润玉×卿尘】母神,爱我可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.无解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与此同时,界门上空突然一道金光压下,汇聚一点直朝卿尘逼去,金龙神泽压迫而来,直逼心肺。卿尘一凌,空出的手召唤金蝶飞快地结了神印,裙袍一扬,迎面击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。。。”却看那金光突然消失,打散在了空气之中,卿尘不防,夜华凝神屏气,双腕绳脱而出,一手抓住了卿尘的手,一手飞快地在卿尘丹田神魂处点了几下,卿尘刚想使力,身体竟无一丝神力,金蝶也慢慢消逝,转首望着夜华,冰冷刺骨“封形手!夜华你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卿尘挣扎着,这夜华是越来越不像样了,正想着虽被抓了,嘴上是万万不能输的,刚想数落,夜华竟打晕了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夜华眸子中倒映出倒在怀里的人儿,第一次见她,也是这样软绵绵地,窝在自己怀里,还想着要酒喝 。夜华嘴角竟微微勾起,手臂拢了拢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众仙还在刚才的变故中没缓过神,就见着天帝搂着天后不见了,互相望了望,不知所谓,可那侧妃荼姚却紧握住拳头,脸上沉如夜色,你到现在居然还在维护这个小贱人,“摆驾!回宫!”侍女们看到主子如此,更是不敢怠慢,心里只打颤看来又要挨罚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样,一群人就如那星河坠落般回去了,正主都走了,那看戏的一众仙家各自散去,只有那月老,拿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在那看着还不停的嘟囔:“冤孽啊,冤孽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时,夜神大殿缓缓醒来,身上拨筋断骨之痛竟好了大半,抬头看向周围也无任何动静,仿佛这里只有他一人而已。也不急多想,润玉坐起,运气周天,一时神泽大增,暗处的魂灵全部趴在了地上瑟瑟发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润玉在他的体内突然发现了第二个内丹,心中疑惑,只将神力在其周围游走,忽然体内出现了另一股神力将他的推人进去,一时间毫无波动的那颗内丹,竟爆发出浩瀚神泽,一条金龙冲丹而出,悬在头顶,而他原有的内丹银龙居然破了夜华给他设下的禁咒,与金龙一起,光芒大作,润玉只感到身体被撕裂了一样,一半是冰,一半是火。魂灵们也变得一半似入了九幽烈狱,一半似进了万里冰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时间天牢中遍层哀嚎残虐。天牢的守卫想进,却发现有股神力封了这牢门,还布上了万雷咒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万雷咒啊,低阶小仙一碰上就是灰飞烟灭。天将只得上奏天帝,可大家都知道天帝和天后齐齐消失,大殿被关在里面,那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快,快传回天令,让二殿下快快回来!”

【润玉×挞拔玉儿】二玉相争,必有一攻

这几天,九重天宫发生了好几件大事,
第一件,天宫来了一个凡人,不是,来了一个半仙半人的“人”
第二件,这个“人”是女人,而这个女人还住进了天帝陛下的宫中,而且可能是拆迁办的。
第三件,勤于朝政的的天帝陛下,居然四天没上早朝了,据陛下身边的凝露姑娘说,陛下竟然想要子嗣了。听此,众仙露出来一个很猥琐的笑容,然后点头。。。

“臭润玉,死润玉。我要回凡间,你管我干嘛呀?”天宫里,现在每天都会响起娇音,一个英姿飒爽,又娇憨精怪的少女,正瞪着她那大大眼睛,满脸通红,一手叉腰,一手伸出一指,指着那个罪魁祸首。润玉慢悠悠地放下紫檀木茶盏,抬眼柔柔地望向少女,“玉儿别急,等你赔了我的紫金钗,天御门,祢花池,到时我自会和你一起回家,拜见令尊。”
心想“我好不容易骗上来的媳妇儿,怎么可能给你放回去呢”嘴角又不自觉的勾起,真真当得上立如芝兰玉树,笑如朗月入怀。
“完了完了,又来了”玉儿看着润玉,白嫩的脸慢慢的红了起来,可能意识到脸上的温度有异,玉儿两手捂住脸,快速地转身背对着润玉,“挞拔玉儿!!能不能有点出息啊,不能再被他骗了,你就是这样被他骗到这里来的呀”
挞拔玉儿的回忆
那一天,风和日丽,挞拔玉儿因为青梅竹马张烈和亲姐姐结婚的事情而离家出走,本来她架着白龙马车,舒舒服服的打算着游历大江南北,再找个英俊潇洒,风流倜傥,像话本子里描写的那种男人,带他回挞拔气死张烈。突然,她的白龙突然停了下来,害她打了个滚,“我去,小白龙~你怎么了”玉儿爬起来,揉了揉脸,恨恨地走出车去,却见到了话本子中那样美好的男子“细腰乍背精神爽,五官清俊貌堂堂。”,面前此人白服青衣,一手在前,一手背后,身后还有一只可爱的小鹿,正想偷偷藏在男子背后,玉儿跳下车来,看着小白龙警惕地看着小鹿,心了。“这位仁兄,刚可是你的鹿耍坏,将我的小白龙吓坏了?”
“姑娘,小儿只是在这觅食而已,怎会如此,看块头,小儿也不会吧?”润玉抚了抚餍兽的小脑袋,笑了笑,又看了看小白龙,其言不言而喻。
玉儿见此,急脾气就出来了“臭小子,说什么呢,小白龙块头哪大了”匕首一指,就要上前跟润玉干架,润玉身形一闪,手指一伸,竟对她施了定身咒。玉儿举着双手,一双美目圆瞪“你到底何方神圣,我告诉你,我挞拔玉儿可是挞拔二公主,你要对我动手动脚,休怪我阿爹灭你全家”暗里试着召唤蛊蛊,却好无反应,心里着急,脸上两颊也越来越红。润玉见着,玉儿的脸就像他以前在凡间吃过的一种水果,叫柿子,软软的,红红的,甜甜的。鬼使神差般,手竟摸上了玉儿的脸,捏了捏。恩,比柿子软。
“喂!你个登徒子,你还不快放下你的脏手!”玉儿看着润玉摸上她的脸,都快气炸了,果然好看的男人都是登徒子。
润玉回过神来,暗自恼羞,收回手恭恭敬敬鞠了一躬“玉儿姑娘,小仙润玉,是天庭之人”“神仙?你说的是住在天上的那种?”润玉微笑地点了点头,玉儿又遭受到了三观的打击,原来话本子里说的都是真的。润玉看玉儿已经恢复平静就将定身咒去了,玉儿没准备,身子没反应过来,直直的倒了下去,幸亏润玉眼疾手快,接住了她,就见着这个小女人紧闭的双眼,因为没有感觉到与大地的亲密接触而缓缓睁开了眼睛,眼里尽是润玉眼眸含笑的样子,润玉看痴了,而玉儿的脸颊又红了起来,嘟唇微张,在润玉看来,这就是邀请他的意思,慢慢地低下头去寻找那片唇。
玉儿看着越来越近的人脸,脑子里糊成一团,挞拔民风淳朴,这种事也不是没见过,但是她和张烈也没有这样啊,要是被阿爹知道了。。玉儿心中寒光一凌,大喊道:“不行,不行,阿爹知道就完了”急忙推了润玉,润玉一时不备,竟跌坐在地,意识回笼也觉自己怎会做这种孟浪之事,望向背对着他的小人,又翘起了嘴,罢了,反正以后也会做的。“小仙赔罪,玉儿要不要随润玉去天上转一转,就当作润玉赔罪了”润玉走到玉儿面前,将捂着她脸上的手拿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握在自己手里。玉儿看着眼前这人真挚的眼神,心里乱如麻“快,看见二公主了吗。快找啊”这时,玉儿听见了族人找她的声音,她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,不禁焦急了起来,“好好好,我随你上天,快点,阿爹的人来了”被润玉握着的手,因为紧张,不停的在润玉手中挠啊挠的,润玉的手心痒痒的,他那颗冷冷的心也痒痒的。“好好好,这就走。”话音刚落,润玉一甩袖,二人消失在了原地。
回忆结束
润玉蹲在她面前给她擦脚,她刚刚又去神农伯伯的花田里面“玩”了。“这次出去有没有闯祸啊,恩?”“没有,没有”听到润玉的询问,玉儿忙不迭地摇摇小脑袋
“不对,小鱼儿你又叉开话题,你什么时候让我回家啊”润玉起身,将帕递给凝露,点了点玉儿的小鼻子
“当然,当然是你有小小鱼儿或者小小玉儿的时候啊。”

朱老师的脸有毒吧,正脸这么棱角分明,好想画一幅结构图(●—●),就十分钟的画粉丝们不要打我啊

【润玉×卿尘】母神,爱我可好

三.我的人,你敢动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天界大殿下再一次被天帝关进天牢之时,天后娘娘卿尘历劫归来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浮生殿外,天兵天将围了一圈又一圈,天帝看着眼前此人白衣胜雪,站在那便已是上善若水,尘世间的怨苦并没给她蒙上清灰,倒是洗濯致净,如皎皎月光,看一眼就永世难忘。
卿尘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天帝和侧妃荼姚 ,微锁了眉头道“陛下这是何意?本宫刚刚归来,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。”“大胆罪妇,事到如今你还以为你是高高在上的天后吗,做了如此丑恶之事,竟还恬不知耻的回来!来人!将罪妇拿下!”荼姚率先开口便直接将卿尘定罪,众天兵看了看天帝没有动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余姚看众人无动作,心中焦急不安,若不趁此大好机会,一并将卿尘和润玉铲除,她和旭凤就永无出头之日,想此,荼姚攀上天帝的手臂,神色温柔“陛下,此事已闹的沸沸扬扬,三界皆知,若不将天后姐姐关几日,怎能平息事态。”天帝听着荼姚的一番话,无所动作,一双深瞳却寒如冰雪,后背的手有了青筋,荼姚知道他忍不了多久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彼时,润玉昏迷着,众怨鬼凶兽想缓缓靠近他,忽的,感到强大的神泽,承受不起纷纷趴倒在地,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。空中出现了两抹魂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小孩,和你小时候真像,脾气又臭又硬”一穿着蓝色便服的中年男子望着满身是血的润玉先道,要是有仙界的人在此肯定大惊失色,四千年在府中闭关的水神怎么会出现在这呢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”而旁边那位,身着紫衣,居然和润玉有几分相似,但他更冷更欲更强,身姿凛冽,无上芳华。
“他都这样了,你难道就不想帮帮他吗”水神打趣地问道
“看上那女人,活该他成这样”话是如此,可还是抬起手将神泽慢慢的输进润玉体内,肉眼能看到的伤痕正在慢慢愈合,“真是个口是心非的男人啊”看着紫衣男人的动作,不禁心中腹诽道
“走了,走了”紫衣男子看着润玉的伤好转,忙催促道
“行行行,诶要不要去看热闹,听说卿尘回来了,你说她会不会有麻烦啊”水神正说着,前面人的脚步突然停下,撇了一眼他,说不出的。。。鄙视“你忘了她以前的别名了吗?”水神突然打了个机灵“快走快走,我可打不过她”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卿尘,朕给你次机会,你只要乖乖认错,自废修为,你就还是这三界的天后,朕还是会疼你爱你,既往不咎。”
“陛下此言差矣,卿尘不知所犯何罪要自废修为,那日陛下看到的,分明是小人作祟,陛下岂能愚断!”
“愚断?玉虚镜前你居然说是假的,卿尘你真当朕糊涂吗,不妨和你直说,润玉已认罪,被我打下十三层天牢,你还有什么要说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太微!!”“来人,将天后拿下”没等卿尘说完,天帝一声喝令,天兵天将冲上前去,卿尘看如此,眉眼微挑,眼里幽幽,平日里冷清少恼的性子居然冒出了火气,一时间只想到了润玉,她倍加呵护的小白龙怎能受此凌辱,就算是生他的爹也不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刻,长袍猎起,风动蝶出,卿尘本就是上清天来的,灵力纯真,修为浩瀚,光是威压,就将就将一半的天兵天将打趴在地,她笑了,那浅笑面容上,眼中威严冰冷,金蝶在侧,凌厉陡生,殿中鸦雀无声,荼姚都被吓得站在了天帝背后,忽的,似一束光飞过,定神一看,卿尘与天帝竟没了踪影,等众仙回过神来,只听轰的一声巨响,无数巨石散落,众人连忙追了出去,就看见令仙心惊的一目,天后娘娘居然用捆仙锁捆了天帝,还掐着天帝的脖子,死死压在通天石柱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虽说天帝早已为神,可神泽不纯,捆仙锁还是有点作用的。被绑只是一瞬,天帝从未想过能有这样的时候,还是在整个天界面前,颜面扫地。
“卿尘,你疯了,朕可是天帝,是天帝!!”没有回答,脖颈被掐地更紧。
“我多年未发脾气,你们是不是都忘了,恩?”卿尘迫近他,逼着天帝直勾勾地看向她的眼睛,面上带笑,眼中带着昆仑山万万年不化的冰雪,软软糯糯的声音,却让天帝感到彻骨的冰冷。
“卿尘,润玉还活着,已是天大的恩德”天帝缓了语气,背后手正慢慢的抽离。
卿尘讥笑,手中力道不减反增
“恩德?我的人,我赐的才是恩德,我定的罪才是罪,我的人,你敢动就得付出代价。”

【润玉×卿尘】母神,爱我可好

这篇文是我在看b站的视频中得到的启发,我并不是剪视频的up主哦,本文内容肯定与视频内容有出入的,谢谢你们喜欢

二.     以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夜神大殿醒来时,已在底层天牢之中,虽说天界大牢是不会有杂虫鼠蚁,但是怨灵凶兽倒是不少,或者说只有这一层是这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润玉一看就知道了,父帝他是不想让他或者出去了,璇玑宫?不过是堵住悠悠众口之语罢了
,润玉一边伸手检查自己的灵力,一边向牢墙挪去。正面突破总比腹背受敌要好,“呃啊”润玉忽的心中一悸:果然,现在连心脉都被封印了。他靠着牢墙笑出了声,想他润玉从记事起一直不争不抢,出风头的事,有战神二殿下,他在天宫观相布星,一直与黑夜为伴别无他想,唯一,唯一惦记着的人无事安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,可总有些人,有些事,非要找他,非要扯上她。难道,人善被人欺。。“噗!!”润玉越想越压制不住加上满身伤痕竟又昏睡了过去,而久不见动静的怨灵凶兽,一个个的靠了过去。。。。
梦里,润玉又见到了那个女人,那时他还在洞庭湖的时候,那时她还没成为天后的时候。在洞庭湖边上,他正被小伙伴们欺负,他一出生天象异常,紫气东升,但是头上有一对龙角,洞庭湖的妖哪会见过真龙呢,所以都说他是怪物,在娘亲不在的时候欺辱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天,他正想要反击,因为他们说他可能是魔族,第一代魔帝头上就有脚,那时他抱着豁去性命的态度,却发现,那些人都停住了,连眼珠子都不转了。
他愣愣地看着,看着她从天而降,穿着一身鹅黄色的月华裙,清冷的眼眸中倒映出他狼狈的模样,“仙。仙女”这时,他还没读过书,只知道与故事中绝代芳华的九天仙女有些相似。“润玉?”“是,我是!”润玉愣神中,忽听得仙女姐姐喊他名讳,忙不迭地应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人蹲下身子,仔细地端详着他喃喃道“像倒是几分像,可心气倒是不同”,“啊?”那人见润玉呆呆愣愣看着她,突然笑了起来,那一时间,润玉觉得自己看见了世界上最好看的东西,“小润玉,我是卿尘”“卿,尘?”她笑着点点头,想摸摸他的脑袋,但润玉梭地将小脑袋撇了过去。卿尘抿了抿嘴,不悦地看向四周,而后笑着将手轻轻放在润玉的头上,慢慢抚摸着他,看着他慢慢转过头来,就像安慰一只受伤的小兽一般,她看着那双蓝色的眸子“能翱翔九天的小白龙注定是不能平凡地活着”
“润玉,我来接你回家”

【润玉×凤卿尘】母神,爱我可好

一.死囚

“一个天庭死囚还敢来见我?”天帝睨着眼前披头散发,满脸血污的“人”心中又恨又悔,恨不能将他散魂去魄,悔当初怎就将他带上天。
“父帝!一切都是润玉的错,是润玉妄为,求父帝,求父帝,让母神,让母神重回九霄!”沙哑低沉的声音好似凭借最后一丝气力发出,那“人”边说边大力磕头,仿佛不死不休。
“放肆!母神?那贱人已不再是这九天的女主人了,你心中怎么想的,朕焉能不知?你与她趁着在人间历劫苟合,你现在还好意思说出口,等她归来,你以为她还能活着?呵!来人,将此人压下去,永世不得出璇玑宫!”
两个天兵进殿,将人架起如同一个玩偶,那人才抬起了头,剑眉凌厉下竟是一双蓝眸,正死盯着高位上的天帝“柏玄!!!你怎么污蔑我,我甘心承担,下九幽死地流放,废去全身灵力,交出逆鳞,但你怎能如此污蔑卿尘,天后卿尘,仁心仁德,三界敬佩有加。巫女卿尘,以一己之力守护黎明百姓,如此功德,你有何脸面如此讲她!不怕,不怕上清天降罪于你!!”说罢,竟吐出一口心头血,昏了过去。
“陛下,这。。。”“拉下去!”“是!”天帝看着晕过去的润玉,将背转了过去,卿尘啊,你看,如不把你的羽翼折断,你怎肯能在我身边万万年年。。。。。

“诶?听说了吗,艳冠三界的天后娘娘竟然在下界跟夜神大殿有染!”
“不会吧,这天后娘娘什么人,可是上清天来的,仁德远播,夜神大殿又是个冷傲孤寂的主,怎会做这等龌龊事啊?”
“这千真万确啊,被天帝陛下在玉虚镜前抓了个正着,这不,夜神历劫归来就被散了法力,关着呢。”
“那天后娘娘呢,陛下总不能不看上清天的面呀”“诶呀,娘娘还在历劫呢,我。。”绥枫园中,几个散仙正在讨论这天上最近发生的大事,旭柳上仙正传播着从天帝的侍女那打听到的小道消息
“估计啊又跟几万年前那场面一样”一个浑身是红的仙人不知从哪冒出来,冷不丁地说了一句,旭柳上仙一看还有故事“仙友啊,什么场面啊,你见识广,给讲讲呗”那仙人分明只有少年模样,却老陈地说“那事啊。不可说,不可说。。。”